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Y生活人 >ECFA的经济本质与政治干扰

ECFA的经济本质与政治干扰

分类:Y生活人  / 时间:2020-08-14 / 作者:

ECFA的经济本质与政治干扰

<> 台湾以蕞尔小岛,竟能屹立世界,引人注目,无非就因为她有亮丽的经济表现。但是自从中国大陆崛起以来,两岸早年埋下的恩怨情仇,让离不了中国却又不愿融入中国的台湾,进退失据手足无措。两岸ECFA该不该签订的问题,又把台湾撕裂成内耗空转的蓝绿两半。儘速凝聚如何与大陆相处的共识,乃是台湾社会避免继续空耗沉沦的当务之急。

<>

<><> 回顾台湾的经济发展历史,我们一直依循两项重要的经济準则,才能在全球佔有今日的一席之地。第一项準则是从「产业保护」,循序渐进走向「开放竞争」,而且开放的程度有增无减,不走回头路。「产业保护」让台湾产业有立足之地,不被先进国家一脚踩扁。「开放竞争」逼使台湾产业逐步成长茁壮、扩大规模。第二项準则是,台湾製造、外销的商品,必须从低技术密集产业,转化为高技术密集产业。转化的速度越快,越能摆脱后进国家的追兵。否则以他们便宜的土地、劳力,迟早会生产出比台湾更便宜的商品,进而压迫我们的生存空间。

<>

<><> 全球经贸一体化之后,台湾经济不可逃避的另一项新準则,是必须善用互补互惠的生产条件,进而攻据市场、掌控商品规格。捨此一途,我们就会淹没在永远为人代工、削价、薄利的红海之中。欧美日韩企业积极进入大陆,其因在此。

<>

<><> 如果「天行有常,不为尧存,不为桀亡」,那幺经济準则也有常,不因你是美日台湾而有别,也不因绿营喜不喜欢大陆而有不同。根据前述三準则,台湾当然应该和大陆签订ECFA,极力撷取两岸合作之利,儘量减轻因为经济整合不可避免的伤害。

<>

<><> 台湾的产业结构从五○年代以农业培养工业,到六、七○年代以工业为主,再到一九八七年之后以服务业为主。今天台湾服务产业佔GDP的比重已高达70%左右,农业约佔2%,其余为工业。这种组合和南韩非常接近,和中国大陆还很不同,表示台韩是处于高度竞争的态势,两岸则大有互补互利的空间。如果再以产品的技术密集度与每人所得两指标作为观察对象,亦显现台韩高度竞争、两岸互补多于竞争的局面。

<>

<><> 即便如此,台独人士仍以诸多理由反对ECFA,其中常见者如下:台湾对大陆的贸易依存度太高了,鸡蛋不应放在同一只篮子里。ECFA未签,大陆的农产已大举入侵,签了之后,农民哪能存活?根据「要素价格均等化理论」,ECFA会压低台湾劳工薪资。ECFA会使台湾产业外移、空洞化。ECFA等于一中市场,中国以商围政逼台统一。上述五点,可分别驳斥如下。

<>

<><> 第一,目前台湾对大陆的出口依存度约为30%,还不及七、八○年代对美的依存度。当年依美无碍,现在依中怎成洪水猛兽?何况目前台湾对大陆出口的,多半是供大陆加工再出口的零组件。对岸的出口型态是以进口零组件再组装成品外销,台湾出口半成品供其生产所需,究竟是大陆依赖台湾,还是台湾依赖大陆?以大陆进口的IC及电子零组件为例,其中有22.1%来自台湾,居其首位,领先来自南韩的16.6%。如果台湾停止供应,大陆的出口将遭遇困难,进而影响其经济。反观1984年左右,当时台湾对美国出口依存度是48.8%,出口品多为电视、成衣、玩具、家俱等消费性商品。两相对照,台湾的经济自主性有增无减,实无须过虑。

<>

<><> 第二、两岸农产品价格差异颇大,民众基于私利,当然会引进大陆产品。以大蒜和金针为例,此两项商品係于2002年台湾加入WTO时,以关税配额方式开放进口。商人从大陆走私进口,或藉第三国名义意图矇混进口,无疑会压迫到台湾的金针农和蒜农。但这是行政管理的问题,不能与两岸经贸合作混为一谈。何况主导走私、朦混的,乃是台湾的商人,大陆何辜?再以袜子为例,台湾业者都说台袜虽贵,但品质比陆货好很多。他们并不怕陆袜的竞争,但最怕台湾商人引进陆货却贴上台製标籤,抢了无从分辨的顾客。这亦是市场秩序如何管理的问题,不代表两岸不该ECFA。更何况,破坏市场秩序的是台人,大陆何辜?

<>

<><> 第三,如果两岸生产同一商品,使用同一层级技术与劳工,那幺台湾工资可能被压低。但是两岸合作多属垂直分工、劳工分据生产流程的上下游;或者两岸虽生产同一商品,但等级价位有所区隔。如此一来,台湾工资不但不受大陆影响,可能还因两岸互补互利提高薪资。美、日、星、韩也积极与中国往来,他们并未出现薪资下降现象。照独派逻辑,菲律宾所得比台湾低,台菲若签自由贸易协定,台湾薪资也会被菲国拖低。假设菲律宾愿与台FTA,这究竟是灾难还是福气?

<>

<><> 第四,两岸经贸合作必然淘汰本地衰弱产业,但也会催生具竞争力的新产业。去旧换新、汰弱留强,乃是一体的两面。绿营不该选择性解读ECFA的部分效果。台独人士不是巴不得与中国以外的所有国家签署FTA,以彰显所谓的台湾自主吗?他们难道不担心台湾的产业外移与空洞化?

<>

<><> 第五,如果ECFA等于一中市场,如果中国可以以商逼政,那幺已经参与东协加一的东协、即将参与东协加三的日韩,都有被中国统一的危险,他们竟然浑然无知。为什幺天下皆醉,台湾独醒?

<>

<><> 绿营担心ECFA造成统一,不仅是杞忧,也是对蓝营的误解。因为蓝营与大陆打交道的着眼点,只求激活台湾经济,并无求统意识。马英九主张「不统、不独、不武」,联合报四月四日的社论也说:「ECFA签订后,反而因更具『和平发展』的条件,两岸更能『维持现状』」、『一中各表』」,在在说明蓝营的独台立场。台湾民众儘管渴望改善两岸经贸关係,但并不表示他们愿意与对岸统一。绿营实在应该为自己历年来的耕耘有成感到欣慰。

<>

<><> 解决经济问题有赖理性算计,解决认同问题则属感性诉求。只要台独有理,反ECFA自然理直气壮,即便经济分析上站不住脚也没关係,因为ECFA已成政治认同问题。这是不独也不统的蓝营,推动ECFA特别辛苦的原因。

<>

<><> 相较于绿营的慷慨激昂、台独有理,国民党缺少引领全民的国家认同,只能以拖待变。她像是一个宣称不独身也不嫁人的女子,中国大陆则像是认定与女子为夫妻、愿意让利的男人。绿营当然不相信男人只是片面让利别无所求,绿营质疑两人眉目传情,女子百口莫辩。于是,30%的台独选民,竟然拥有不成比率操控台湾方向的能量。「千人之诺诺,不如一士之谔谔」。前者若是国民党的不统不独,后者就是旗帜鲜明的台独。

<>

<><> 蓝营没人敢大声说出统一是对的、是好的,所以所有与大陆的往来都须独派点头恩准。这种畸形格局如不打破,台湾将永无宁日。可惜马政府与国民党视不及此。

<>

<>

<>

<>

<>立法院为陆生来台问题,两党议员频频动粗之际,5月1日联合报刊载:中共官员高升前,得先到新加坡南洋大学受训。星国已为中国培训九千两百多名中高级领导干部。南洋大学培训课程充分利用新加坡中西文化合璧优势,尽可能展现当今世界经济和管理学等发展的最新理论。

<><> 中共培训干部的大学为什幺在星不在台?具中西文化合璧优势、展现当今世界经济和管理学发展的,为什幺是星不是台?自诩民主制度优于大陆,应藉机让中共干部耳濡目染的,难道不是台湾?绿营声称ECFA掏空台湾产业,却宁可坐视大学招生不足,也不让陆生来台。台湾理应发展观光产业,但我们却限制陆客来台人数,还飨以法轮功反共宣传。如此混乱的经济逻辑,世所罕见。

<>
<> 同日报载:苏贞昌访星见李光耀。「苏选总统」、「绿营争位」等新闻遂比中共干部赴星培训更引人注意。务实务虚,一来一往,相差不知几许。

菲律宾申博太阳城_名仕亚洲老虎机娱乐官方网站|传播热门新闻|周边网民提供实时|网站地图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真人夺宝电玩下载 宝马娱乐登录网址_新万博代理返点多少z